凯风网首页

滚动新闻:

 · 呼和浩特市驾驶人处理罚单有三种方式  · 内蒙古完成700余万亩草原虫害防治  · 呼铁局调整部分旅客列车运行图  · 内蒙古高温天气预计持续到9日 局地气温超40℃  · 内蒙古强对流天气频次超过历年同期 33万人受灾  · 内蒙古草原旅游那达慕23日在呼和浩特开幕  · 两个字畅快!呼和浩特快速路全线完工  · 内蒙古6月因暴雨等灾害 直接经济损失达15亿元  · 2016年呼和浩特市区普高统招最低控制线出炉  · 第十三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闭幕
当前位置:首页 > 呼和浩特 > 凯风园地 > 正文

【辨析】如何复原法轮功弟子“修去”的情感

2016年06月28日 10:36    作者:邵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法轮功痴迷者的无情和绝情有目共睹,令人瞠目结舌,常使帮助挽救工作陷入窘境。因此,帮助痴迷者复原正常的情感系统,是实施挽救工作的重要环节。一旦找回失去的情感,恢复人与人原有的情感联系,重建与家庭、社会的情感生活,摆脱邪教的控制也就水到渠成。如何复原痴迷者原有的情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人在长期的帮教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做法,现以飨读者。

  第一步:共情

  “共情”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沟通方法,简单的讲就是走进对方的内心世界,建立心与心的交流,产生对彼此的好感。“共情”最初由临床心理学家罗杰斯针对医患关系而提出,如今已扩展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挽救痴迷者的工作中,越来越显示出独特的作用,是医治心灵创伤的良方。

  “共情”不是简单的关心和关爱,需要花一定的时间相处和培养。与痴迷者“共情”应站在“他是受害者”的角度,从真正的关怀开始,设身处地的体验挽救对象的处境,对其表现出的情绪具备感受力和理解力,与其交流时能尽力融进对方的精神世界,聚精会神地体验对方的内心感受,就好像“我就是他”,站在他的立场上去体验“如果我是他会怎么想”,用“他”的眼睛去审视他的世界及他自己,想法与他同在他的世界,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由于与痴迷者“共情”是建立在被接纳、被理解、被尊重、被关爱基础上的,因而可以消除敌对状态,解除戒备心理,改善和融洽双方关系,拉近彼此心理距离,使对方产生感动情绪,逐步形成彼此情感呼应,最重要的是能帮助恢复情感意识。

  第二步:煽情

  所谓“煽情”就是积极地调动对方的情感和情绪,利用某种事物或某件事情来调动感情,使其激动或感动。

  对痴迷者而言,“煽情”是建立在“共情”基础上的,与痴迷者没有产生“共情”也就谈不上“煽情”。“煽情”不能庸俗的去理解,说形象点,“煽情”从物理学角度来看属于升华,从化学角度来看属于加热。因此,“煽情”是要有一定铺垫和火候的。

  “煽情”要在特定的情景或场合中才能运用,还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和对方的情绪。如安排意想不到的事情,使其备受感动;帮助回忆以往痛苦的经历,真实的表露同情并加以渲染;主动谈起其曾经的辉煌,真心的大加赞赏和仰慕;讲述自己特殊的坎坷和遭遇,引起同情和伤感。总之,要通过具体的人物或具体的事情,最大限度的激发情感、调动情绪、打动对方,与之产生共鸣,直至感动和激动,达到催人泪下的效果更好。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的主持人朱军,其“煽情”的方法有目共睹,不让人流泪不罢休的“煽情”,既感染自己,也感染当事人,又感染观众。这便是“煽情”的作用所在,也是较好的“煽情”例证。

  说通俗点,“煽情”犹如解冻剂,能迅速化开冰封已久的情感,恢复原有的人性。痴迷者一旦恢复了人性,不再以神自居,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也就指日可待。

  第三步:论情

  这里所指的“论情”就是讨论“情”和分析“情”。假如能与痴迷者“共情”并适时“煽情”的话,也就能展开“论情”了,否则将会是对牛弹琴。

  首先,要讨论的是情感的重要性。想法让痴迷者明白情感是维系社会的重要纽带,如果没有情感的联系,人类社会将变成冰冷世界,人们将形同陌路连动物都不如。即便相信神的存在、相信好人有好报,那么神也是有“情”的,不然,在神的眼里何来好人和坏人之分?又何来好人有好报?在大千世界中,“情”是无所不在的,就拿看电影或电视剧来说,你也会被剧情里的正面人物所感动、对反面人物生憎恨,也会大加赞赏或批评某个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成功与否,因为人是有感情的;即便是花草山水,你施之以恩,它也会报之以恩,以最美的一面展现予你。

  其次,要分析李洪志为何视“情”为罪恶之源,是“执著”之首,是修炼人最大障碍。尽管血浓于水,亲情难以割舍,但痴迷者为何照样在“师父”要求“去情”的蛊惑下,舍友弃家、抛夫别子,对人间冷酷无情,对社会横眼冷对,对家人六亲不认,而对“师父”却是感恩戴德?原来李洪志要修炼人“去情”是假,“移情”是真,其实质在于绞尽脑汁切断信徒与家庭乃至社会的情感联系,使信徒在“放下情”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完成情感转移,使信徒原本各不相同的情感方向,慢慢集中倾情于共同的“师父”,这就是诡异的李洪志利用移情于己达到控制信徒的罪恶目的之所在。

  再次,要揭露李洪志“慈悲论”的伪善,痴迷者不看破“慈悲论”的伪善,就难以对“情”有正确的认识。李洪志要求信徒对父母情、夫妻情、儿女情、朋友情、同事情以及对世上所有的情感联系都代之以“慈悲”,并视“慈悲”为“超越所有情感的一种物质”,是“修炼的最高境界”。因而,痴迷者往往以“慈悲”为借口,来掩盖自己的冷酷无情,这是李洪志贴在信徒脸上的一块遮羞布。如何撕开李洪志“慈悲论”的遮羞布,我们可以从这样几个角度去剖析:

  一是讨论慈悲的解释。《辞海》中关于慈悲的解释:慈就是爱的意思,是孝敬和供养,也是慈母的简称,常说的慈训即母亲的教训。可见,慈悲是以爱为前提的,是“情”的一种,没有“情”哪来爱?慈悲也是佛教用语,佛教的解释是慈就是慈善,即要仁慈善良;悲就是悲悯,即看众生皆苦,所以要善待众生,如果心声恶也就无法慈悲为怀了,这也是以爱为基础的。而李洪志却说慈悲是超越所有情感的一种物质,所以要修炼人放下“情”、去掉“情”,美其名曰冠之以慈悲,其目的在于使信徒认为对所有人不讲情不留情唯有钟情于“师父”才是慈悲,可是对“师父”却不可也不敢说“我是对你慈悲”,不知信徒们对“师父”是用“情”呢?还是“慈悲”?痴迷者是无法回答这一问题的。

  二是逻辑学上的从属关系。李洪志挖空心思的混淆“情”与“慈悲”的逻辑关系,把“情”和“慈悲”对立或倒置,否认“慈悲”也是“情”的一种,并谓之是“善”的最高境界和超越“情”的物质,使信徒视无“情”为“慈悲”,实乃荒谬之极。其实,从逻辑学上看“情”是大概念,爱、恨、情、仇、欢喜、厌恶、慈悲、残忍、无畏、恐惧等都是“情”的具体表现,没有“情”又哪来“慈悲”?可见,“情”与“慈悲”从逻辑学上来讲是种属关系。李洪志为了剥夺信徒对人世间的情感联系,无限效忠于“师父”,把正常的情感统统视为“执著”,使得信徒对自己周围的一切冷若冰霜,唯有对“师父”的“情”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不容置疑的,更不能用“慈悲”来取而代之。

  三是李洪志对信徒是否慈悲。信徒修炼致死他说是特意安排“魔”来考验,信徒听信其狂言有病不治导致死亡他说是心不诚所致,信徒盼“圆满”但事与愿违他说是不“精进”造成的,信徒家人反对修炼他说是魔在干扰,信徒不愿出来“讲真相”他说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信徒不想修炼了他说要遭到彻底毁灭,信徒修炼中产生问题和困难他说是没“向内找”,信徒遭遇磨难灾祸他说是“旧势力”使然,信徒想要无病无灾无祸但无果他说是“有求心”太重……反正所有因修炼造成的后果都是信徒自作自受,与“师父”毫无关系。李洪志把信徒带向绝路又推向不归路,除了摆脱其控制的,没一个有好下场,此类事例举不胜举,这就是李洪志对信徒的“慈悲”。

  四是“慈悲论”与人间母爱的对照。李洪志“慈悲论”的内容是:人是掉到地球上的垃圾,之所以当人是因为有情,人就是为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活着,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直至毁灭,因为“情”是罪恶之源、执着之首,是修炼的最大障碍,所以佛看人是微生物,因此父母情、夫妻情、儿女情、朋友情、同事情都要毫不留情的统统去掉,修炼人不能有“情”,对世上所有的情感联系都以“慈悲”而代之,“慈悲”是超越所有情感的一种物质,是修炼的最高境界。再看看人世间母爱是何等的伟大:在大地震后的废墟中,母亲在生命垂危之时,毅然花尽全力咬断手指,滴血为儿子延长生命,最后儿子生还了,母亲却再也没有醒来;被困于阿尔卑斯山雪崩的母女,在救助飞机找不到救助目标时,母亲仰望不时盘旋的飞机,使劲喊出了“我会用鲜红的色彩让你看到的”,然后割破自己的动脉,用流淌着鲜血的身体在雪上爬出了醒目的“SOS”字母,以自己宝贵的生命换取了女儿的生还。这些“血色母爱”的真实故事,真是太伟大、太震撼了,是对人间母爱最好的诠释。作家冰心也曾对母爱有过精湛描述:“总有一个人默默将我们支撑,总有一种爱让我们泪流满面,这个人就是母亲,这种爱就是母爱,人世间没有一种无私和奉献能与母爱相提并论,即使再冷酷无情和铁石心肠的人,也能体会到母亲的关爱给予他们的心灵慰藉和情感抚摸。然而,李洪志却把这种无私的伟大的“情”,看作是人类肮脏的私心,要信徒弃之而后快,这不是在践踏伟大母爱的同时,糟践自己的母亲吗!而信徒听信其狂言,一旦修炼成对周围的一切冷酷无情,甚至不如冷血动物,那么法轮功忠实的信徒又为何物?!

  “情”在社会生活中太重要了,人间没有“情”地球将从宇宙中消失。同样,在挽救痴迷者的过程中“情”依然不可或缺,与痴迷者“共情”、“煽情”、“论情”这三部曲都围绕“情”而展开,“共情”为基础,“煽情”是手段,“论情”能明理,一旦复原和重建痴迷者原有的情感,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也就水到渠成。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正道青城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钱江潮呼和浩特新闻网凯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中国反邪教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